call爆胜出。

#胜出 说谎病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oc有,bug有
*幼儿园文笔

     “最讨厌小胜了!不想再看见小胜了!”丢下这两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绿谷出久咻地转身,紧闭着眼奋力跑开,留下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爆豪胜己。
     听着自己慌乱的落在水泥地上的脚步声,绿谷出久只觉喉咙一阵粘涩,眼眶发酸。为什么…为什么会对小胜说出这样的话…!漫无目的地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绿谷出久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望着楼房在地上的投影与阳光的分界线,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溢出了。明明…讨厌小胜什么的…明明没有……
   
      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夜晚,绿谷出久侧卧在床上,从窗帘的缝隙中漏出的一缕月光流过他的脸颊,照得泪痕闪着晶亮亮的光。
      小胜会生气吗?说了这么过分的话……明天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可是…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绿谷出久搂着欧尔麦特抱枕的手臂加了几分力道,将头埋进抱枕里。心中各种情绪郁结着,直到半夜才恍恍惚惚地陷入睡眠。
      
      第二天日影横窗,金色的霞光随着微风飘进教室。“呀!小久你…还好吧?”想要去和绿谷出久打声招呼的丽日御茶子刚开口就望见了绿谷出久的两个黑眼圈,嘴边的问候语一下变成了关切。
      “啊丽日…我没事。”绿谷出久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让她放心,接着将目光瞟向自己的座位那边。不出所料,爆豪胜己身边的低气压都快要实体化能压死人了。绿谷出久吓得一个颤抖,瞌睡都醒了,脚底像是粘在了地上一般迟迟不敢迈开。
      这时候,教室的音响传来一阵清脆的上课铃,相泽消太紧接着进了教室。没办法,只能过去了!绿谷出久拽紧了书包带子硬着头皮坐上了自己的位置,颤抖着手在包里翻找着笔记本。他甚至能感觉到身后传来两束刀刃一般锋利的目光,刺得他后颈发凉。
     心里面一团乱麻,绿谷出久双手放在课桌上,脑袋低得快要埋到臂弯里去了。
       “……绿谷,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相泽消太一句话将绿谷出久的思绪拉回课堂。绿谷出久赶忙站了起来,抬头望向黑板。这样的题型以前有讲过,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开口道:“这道题不选A!”
       话一出口,大半个班都安静了下来。峰田实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才一脸茫然地磕磕巴巴道:“这题…不就是A吗…?”
      绿谷出久也愣住了。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啊?他感觉一阵热血涌上脸颊,瞬间涨红了脸,张开嘴想要辩解,结果开口又是“我就是这么想的”这样一句奇怪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忙抬手捂上自己的嘴,使劲摇头想让大家明白自己的意思。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说出来的的都和自己的想法相反啊!!
      大家都在感到茫然之时,轰焦冻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他看着绿谷出久反常的举动,微微偏了偏脑袋道:“绿谷君你…不会是中个性了吧?”
      这句话让大伙儿恍然大悟。也是,这种奇怪的事情也就只有中了个性能解释了吧!绿谷出久也平静了下来。但是,这是什么个性啊,竟然能让自己说出这些言不由衷的话?
     相泽消太眯了眯眼睛,缓缓开口说:“绿谷,你中的个性,不会是‘说谎病’吧?”看着绿谷出久大大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写着的“茫然”二字,他解释道:“就是想说的,与说出来的都是相反的。以前倒是见过中这种个性的。”
       终于…终于有人能理解自己的感受了!绿谷出久捂着自己的嘴使劲点头,并且将求助的眼神投向相泽消太。
      感受到传来的炽热眼神,相泽消太微微侧了侧脸:“我帮你把它消了。”遂对着绿谷出久发出自己的个性,将他中的个性消除。
      终于可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了!绿谷出久第一反应是转身向爆豪胜己解释:“小胜!昨天那些话不是我想说的!那也是因为中了个性!其实我想说的是…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太对,绿谷出久的声音一下子变低了,低着头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地咬紧嘴唇。
      “谁…谁管你想说什么啊!既然个性消除了就别再添麻烦了吧!”爆豪胜己蹙起眉宇作出很不耐烦的样子朝他摆了摆手,从鼻腔滑过一声闷哼把脸转向别处。
      “…噢……”绿谷出久有些失落地应了一声,慢慢地坐下了。相泽消太见已经没事了,于是继续开始讲课。
    
      角落里,峰田实半眯着眼睛望着这边,唇角不怀好意地扬了扬。“哟…爆豪的耳朵好红哦……”
     

测谎仪

#胜出
测谎仪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oc有
bug有
*幼儿园文笔

     清晨,阳光透过氤氲的雾气映照着雄英高中的窗户。“咔吱——”上鸣电气推开窗,一缕微风飘进教室。
   “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八百万百抱臂站着,轰焦冻也向上鸣电气投以疑惑的目光。
   “哎,我是想问你们。”望了望四周,上鸣电气压低了声音,神色颇为认真道,“你们说,爆豪他是不是喜欢绿谷啊?你看他虽然平时老爱欺负绿谷,但绿谷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还是他先冲过去!”
      闻言,轰焦冻和八百万百对视了一眼。
     “这个……”八百万百稍稍低下头来摸着下巴思考片刻,“这倒是有可能……不过爆豪总是一脸凶狠的样子,有的时候还真看不出他喜欢绿谷呢。”
      “那我们能做什么吗?”轰焦冻望向正咧嘴笑着的上鸣电气,既然把他们叫过来,便肯定是有了主意的。
      果然,上鸣电气搓了搓手掌,发出几声似乎不怀好意的笑声之后,身子倾向八百万百。“八百万你不是会制造东西嘛,做个测谎仪不就成了嘛。”
     八百万百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想了想说道:“能做是能做…但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啊!”上鸣电气一脸恨铁不成钢道,“爆豪那家伙肯定是不会轻易袒露心扉的,可能到现在绿谷都以为爆豪是在讨厌他呢!我们作为朋友的当然要帮帮他了!”
      “朋友吗…”轰焦冻喃喃道。
      闻言略加思索,八百万百点头表示同意,“噢,这倒是。那这样吧,明天午休时把他俩叫到宿舍一楼,我们就可以问问了。”
       “欸,今天不行吗?现在还是大清早呢!”上鸣电气表示不解。
       “我以前没做过测谎仪啦,要回去研究一下构造什么的才能做出来。”八百万百解释说。

      于是就这么到了第二天中午。刚走出食堂还在回味着之前的猪排饭的绿谷出久被叫去了宿舍楼的一楼。
       “轰同学?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欸欸小胜也在啊?!”刚踏入房间的绿谷出久看见眼前一脸不耐烦的幼驯染,刚放下门把的手顿在半空,正寻思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手臂就被上鸣电气一把拽过:“绿谷你终于来了!快过来快过来!”
      “啧,怎么这个废久也在啊!”爆豪胜己有些嫌弃地瞥了一眼被拉到旁边的绿谷出久,双手抱臂十分不耐道,“要干什么快点说,不说我就走了啊!”
      绿谷出久低下脑袋,偏头抬眼望了望爆豪胜己,又把目光投到了上鸣电气身上,仿佛也在让他赶紧说明来意。
     “先别急,只是问个问题就行了——”“有什么问题就快点说!”爆豪胜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八百万百,蹙起眉宇皱起脸来。
     八百万百深深地吸了口气,镇静地开口道:“你们,是不是喜欢对方?”
       一霎时,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诶诶诶?!”刚才反应过来的绿谷出久一下子慌了神色,双手下意识慌张地在面前摇着,“喜、喜欢小胜什么的…这、这……”
     “哈?!谁会喜欢那个废久啊!!”爆豪胜己音调提高了几分,眼神凶狠朝八百万百吼道,“你们要是问这个又蠢又无聊的问题我就——”
      爆豪胜己的话还没有说完。瞬间,炫目的电光映照着绿谷出久发白的脸色,劈啪作响的电击声刺激着鼓膜。同时刺激着鼓膜的,还有伴随着电击声的,爆豪胜己的喊叫声。
     “八百万同学,这、这是怎么回事?!小胜他…他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抓着胸前的衣服朝八百万百喊道,细密的冷汗稍稍濡湿了后背的衬衫,心脏的跳动因受到惊吓而变得剧烈起来。
      八百万百看到这个情景也开始慌张了起来,但很快冷静下来解释道:“这个是测谎仪…爆豪被电击是由于说了谎话的缘故……”
      电击停了下来,爆豪胜己沉着脸大口地喘着粗气,刺痛感似乎还缭绕在身上,刺激着每一寸皮肤。
      上鸣电气乐颠颠地跑上前来:“爆豪你还是快说实话吧,这电击可和我的有得一拼哪!”
        “小胜你…你没事吧?”绿谷出久神色焦急,想要扶住爆豪胜己手却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伸过去,只好站在原地担心地问问。
       “哈…什么狗屁测谎仪……我看你们就是想耍老子!!”爆豪胜己抬起头来,凶狠的目光瞪在上鸣电气身上,抬起手来收紧了两臂肌肉,掌间火花飞溅劈啪作响,“看老子不打爆你的头!!!”
        还没反应过来的上鸣电气被轰焦冻一把拽走,只听一声轰响,上鸣电气刚才站着的那块瓷砖出现了裂纹。“哇爆豪你差点炸死我啊!”回过神来的上鸣电气心有余悸地嚎道,“这又不是我的错!你老老实实说喜欢绿谷不就不会被电了嘛!!”
       听见这句话,绿谷出久脸上微微泛了红,连忙说道:“不是的这个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才……”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八百万百否认道,“我昨天研究测谎仪研究了好久呢。”
       “我才不喜欢废久!”爆豪胜己冲上鸣电气吼着,正想再给他来上一击,充满了敬业精神的测谎仪又开始工作了。
       望着眼前的一阵电花,上鸣电气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唉,还真是不坦诚呢!”
       因为说了同样的回答,小胜就被电了……绿谷出久看着电光阵阵,心中一股奇妙的情绪在翻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正想着,轰焦冻已走到身边开口道:“绿谷,你的回答呢?”
       “啊我…”绿谷出久本能地想要否认,但转念想到了爆豪胜己被电击的样子,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低下了头,紧抓着自己的衬衫下摆,红着脸细若蚊声道:“喜…喜欢……”
       这细小的声音迅速被爆豪胜己和上鸣电气的打闹声盖了过去,但能够捕捉一切微小信息的测谎仪静静的,一动不动。

完啦。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